发出了Ander的声音

叫我Ander
就是个破玩语c的

目前主磨伍六七,名朋番号922

【undertale/骨兄弟】

#ooc无所畏惧

“SANS——!!”

一大清早【虽然在地底不是很能清楚时间x】,系着围裙的papyrus就站在自家兄弟的房间门前一边抱怨似得拖长了音,一边敲击着sans长年反锁的木门,试图叫醒他。意大利面早就做好了放在桌上,已经有很久了,但自己的兄弟还是没有起来,属于他那份的意面已经凉了,papyrus才不得不过去喊醒他

“SANS!!WAKE UP!!”

sans在乱糟糟的床上翻了个身,随口应了声,发出一串长长的鼻音,然后又倒头睡去。papyrus明显注意到了,看起来很生气,拍击木门的力道加重了几分。

“Okayokay, bro…我这就起来”

sans挠了挠头骨,单手撑起身体,眼眶因还未完全清醒而微眯着,挪了挪腿骨发出点声响,假装自己醒了

“好了bro,我起来了”

“那最好不过BROTHER,我希望你能尽快起来吃完早餐然后去上班”

papyrus站在门外单手叉着腰,眼眶微微下拉对着门内的sans说道,随即便下楼到厨房将属于自己兄弟的那份意面放入微波炉中加热,好不让sans吃坏肚子,虽然骷髅并没有胃。

sans坐在床上,眯着眼睛轻微摇晃着身体,他还是有点困,就连坐着都能睡着,哈喇子顺着嘴角往下滑。过了一会他才想起来该起床了,再不起来真得接受弟弟唾沫星子的洗礼了。

sans慢吞吞的站起来穿上拖鞋,抓起昨晚随手扔在桌上的蓝色外套,一边慢悠悠的穿着一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拭去眼角的生理泪水后才摇摇晃晃的瞬移下楼。他的确像papyrus说的那样,是一个连一点路都不想走的懒骨头。

“Goodmorning bro”
简单的向自己的兄弟道了个早安,sans坐到了椅子上看着眼前冒热气的意面,有些犹豫的拿起叉子。

“怎么了SANS!吃不下吗?早餐不吃是没有力气上班的!”

“让伟大的PAPYRUS来喂你也可以!!”

sans听了愣了愣,斜视看了眼盘子里的意面,合上一只眼眶单手托着腮,并没有想太多就给了回复。

“或许那会更快,那就麻烦你了bro?heheh...”

当然这只不过是个玩笑,sans没有多放在心上。但是见到papyrus端起盘子将意面用叉子卷起放到sans嘴前时他又愣了愣。

“...你是认真的bro?”

“伟大的PAPYRUS不会食言的!”

papyrus眯着眼眶笑哈哈的看着眼前头上逐渐流下几滴虚汗的骨头。sans看着papyrus,犹豫了一会,想到也不能让他这样干举着。思想挣扎了一会才张开上下颚骨含住了那根叉子,papyrus见sans嚼了几下就咽了下去,他看起来很开心

橡皮跟焦糊的味道...感觉嘴里的有什么要打起来了......

“这...真不错bro,有点进步了”

sans尽量保持着刚才的笑容

“NYE!真的吗!WOWIE!这才是第一口呢SANS!让我们快点继续吧!不然就要迟到了!!”

/sans:oh no

鬼知道我在码什么,一个不像糖的糖
顺便, @忆 不是很清楚小伙计点的是文还是图,所以擅作主张的码了篇文,希望不嫌弃?

评论 ( 5 )
热度 ( 30 )

© 发出了Ander的声音 | Powered by LOFTER